明教教主

第4章 光明顶上

光明顶上,好大的一片广场上,黑压压的站满了人,西边众人是明教的一方,多是身上带伤。东边的人数更多,正是前来围攻的六大势力。

  这六大势力隐隐对明教作包围之势。

  杨逍、韦一笑、彭和尚、说不得诸人都坐在明教人众之内,看情形仍是行动艰难。广场中心有两人正在拼斗,各人凝神观战,就连帝凌天悄然走进来,都没有人发现。

  帝凌天慢慢走近,定神看时,见相斗双方都是空手,但掌风呼呼,威力远及数丈,显然二人都是先天后期的高手。那两人身形纵跃之间,速度非常快,然而下一刻,却突然间四掌相交,站在那里不动了!

  帝凌天这才看清楚两人面貌时,一人体型高壮,神色冷漠,一对眼神尽是高傲,却是不知道是谁。而他的对手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秃顶老者,一对长眉,一个鹰钩鼻,却正是明教四大法王之一的白眉鹰王殷天正。

  这时忽听得五岳剑派中有人叫道:“白眉老儿,快认输罢,你一个老头,怎能是宇文阀宇文无敌的对手?”帝凌天听到“宇文阀”三个字,心念一动:“看来这个世界不仅有金庸武侠,还有大唐双龙的背景啊!”心中立时生出一股热血沸腾的感觉,这样的世界,才更精彩啊!

  但见殷天正和宇文无敌头顶都冒出丝丝热气,两人此刻显然是在比拼内力了。一个是天鹰教教主、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一个是宇文阀新一代的四大高手之一,眼看很快就要分出胜负。明教和六大势力双方都是屏气凝息,为自己人担心,要知道这一场比拼,不但关系着明教和宇文阀的名声,而且高手以内力对决,败的一方多半会有性命之忧。

  场中殷天正神威凌冽,双目如电。宇文无敌虽然没能像他堂兄宇文化及一样练成家传的冰玄劲,但是自身宇文家传内力也是地级功法,再加上家里灵药从小喂到大,他的内力深度绝非他的年纪可以代表的。

  而且他知殷天正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内力修为是深了二十余年,但自己正当壮年,体力充沛,对方却是年纪衰老,时间一久,便是自己占优了。

  然而他又怎知这殷天正却是与一般人不同,年轻时曾有奇遇,如今年纪虽大,体力却依旧充沛,内力更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不断的向宇文无敌发起一次次的冲击。

  如今的局面跟帝凌天前世看过的原著无法对比,所以他微一沉吟,正想抢上去设法拆解,免得殷天正这位明教高手折在了这里,就这时,忽听场中齐声大喝,俩人一起发力,然后砰的一声,双方各自向后退了几步。

  宇文无敌道:“殷老前辈神功不凡,晚辈佩服!”殷天正朗声,说道:“宇文阀的内功果然厉害,老夫领教了。不过比武总要分个输赢,我们再来!”

  宇文无敌却摇头道:“晚辈适才多退一步,依然是输了。”说完,拱了拱手,转身便回到了宇文阀的的阵营中,结束了这场比斗。

  这边宇文无敌刚下去,那边五岳剑派突然抢出一个汉子,指着殷天正怒道:“殷老儿,我泰山派几位师兄先后死在谢逊,以及你天鹰教手中,此仇不报,我枉为泰山派掌门!”呛啷啷一声,长剑出鞘,太阳照耀下剑光闪闪,泰山派绝技泰山十八盘接连使出,显然是非要将殷天正斩于剑下!

  殷天正听了,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棍,然后挥棍而上。他脚步缓慢,动作也也是似乎总是慢半拍,而泰山掌门却是出剑如电,身形不断在殷天正四周奔驰,只在一盏茶时分,已接连攻出五十余招凌厉的剑法杀招。可是就是如此,泰山掌门却总是攻不进殷天正的身前!

  泰山掌门眼见自己久攻不下,心想:“这白眉老儿连败我们三位高手,又和宇文阀高手对耗内力,我已是跟他比斗的第五人,苦再不胜,泰山派岂不要被人笑掉大牙了?”想到这里,他猛地里一声清啸,剑法忽变,那柄长剑竟似瞬间挥出七剑笼罩殷天正胸口七大要穴,正是泰山剑法精要所在的“七星落长空”。

  单只这一剑,便罩住了敌人胸口七处大穴,不论他闪向何处,总有一穴会被剑尖刺中,当然如是泰山掌门真的练成了一剑,那殷天正却是就危险了,可是泰山派作为五岳剑派中混日子的存在,历代门人剑法是一代不如一代。

  这泰山掌门挥出一剑,也不过是病急乱投医,亡命一搏罢了!

  而殷天正对此剑法应对不及,于是急忙向后躲避,却不料那剑来的太快,不过本来应该刺入他胸口大穴的长剑,却因为泰山掌门力有不逮,学艺不精而偏移位置,刺到了他的左手上臂。殷天正见此,右臂一伸,不知如何,竟尔陡然间长了半尺,在泰山掌门手腕上一拂,挟手将他长剑夺过,左手已按住他肩膀,五指运劲一捏,泰山掌门一声惨叫,肩头瞬间碎成片片、却是已经是个废人了。

  泰山派众人大吃二惊,待要抢出相救,其势却已不及。

  殷天正废了泰山掌门后,放手退后,将左臂上的长剑拔出一扔,血流如注,却是丝毫不顾,转身对着六大势力道:“接下来,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