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教教主

第5章 帝凌天

“接下来,还有谁?”当白眉鹰王拖着带血的手臂,扬眉喝问的时候,就连帝凌天都忍不住在心底赞叹一声:“果然好汉!”

  而对面的六大势力却是不会这么想,五岳剑派的人一边将泰山掌门抬下去,一边怨恨的瞪着殷天正,然后五岳剑派如今的盟主左冷禅缓步而出道:“我替老前辈爆炸一下伤口!”

  说着,左冷禅取出伤药,给殷天正敷上,然后用一块白布裹住,天鹰教和明教的教人见左冷禅一脸正气,而且以他五岳剑派盟主的身分,定然不会在此公然下毒,于是便都放心的看着他为殷天正治伤。

  不过现场的人中,大概只有帝凌天知道,这位左盟主可是一个真正心狠手辣的枭雄呢!

  这不,左冷禅裹好伤后,后退一步,提起手掌,道:“左某领教老前辈的高招!”

  他看着明教和六大势力道:“原本老前辈有伤在身,又连战多场,左某是不该如此的。但是眼下是我们六大势力和明教一决生死的关头,所以,我左冷禅,仅以五岳剑派嵩山掌门之身份向明教挑战。”

  帝凌天听了这话,冷笑一声,他看看场中杨逍、韦一笑、彭和尚等人依旧无法起身,天鹰教和五行旗下的高手也是个个非死即伤,整个明教除了一个连战五人,身受剑伤的老人,竟然没有一个可以对抗左冷禅的高手?

  也不知道自己的义父阳顶天看到这样的明教,会如何失望!

  而那边殷天正不过因为左冷禅的前后变化反差而愣了愣神,崆峒派中便跳出一个老头大声说道:“魔教已经是一败涂地,在比下去还有何意义?空智大师,咱们这便去砸烂魔教历代教主的牌位吧!”

  那边少林的空智神僧尚未说话,只听独孤阀中一人叫道:“确实没有再比下去的意义了!而且魔教之人,统统该死,今日更不可走脱一人!斩草必须除根,否则日后一旦死灰复燃,必将会为江湖带来更大的损失!”

  场中殷天正感受着左臂上的剑伤,隐隐作痛,五岳剑派虽然因为没有宗师级高手坐镇,只是二流门派,但是他们的盟主左冷禅一向神秘,出道至今,凡是交手之人未尝一败,乃是嵩山最年轻的先天九重高手,也被誉为五岳剑派最有可能晋升为宗师的人才。

  自己精力充沛,完好无伤的时候和他动手,也是胜负难料,更何况现在?但明教众高手死伤殆尽,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人还能站的起来,也罢,索性便豁出条老命,再为明教搏一回便是!

  “来吧,老夫领教左盟主高招!”殷天正朗声说道。因为之前明教和六大势力约定好了,比武当胜负,如今殷天正既然还要比,那他们便要继续。总算是将六大势力那些想要一拥而上,毁灭明教的人暂时挡住了!

  殷天正带伤与左冷禅交手,帝凌天站在人群里,静静看着,这既是等待最适合的出现时机,也是让明教高层们好好体验一下当下这绝望的氛围,让他们知道,内斗的后果有多严重!

  场中左冷禅和殷天正都是先天九重的修为,一个寒冰真气催动大嵩阳掌威猛凌厉,一个绝世鹰瓜功犹如神鹰破空,威势惊人!

  然而鹰瓜功的的功力毕竟都在一双手上,而连着手的手臂受了伤,那鹰瓜功必定会受到很大影响,对了不过三十招,殷天正便已经冷汗淋漓,刚刚包扎好的手臂上也是血水殷红。

  而对面的左冷禅好似光明正大,不仅没有故意攻击鹰王受伤的手臂,还特意只盯着鹰王另一只完好的手臂进攻。

  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知道,对面的老头撑不了多久了,他只要多拖了一会,都不用他动手,这位威震天下的明教法王自己就会倒下的。

  倒时候,自己名利双收,岂不是正好!

  果然,再斗了不过五十招,左冷禅大嵩阳掌刚刚拍出,还没与鹰王的鹰爪相遇,鹰王自己便脚下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这一刻,明教众人低头叹息,六大势力则欢呼雀跃!

  左冷禅依旧是一派正道大侠的姿态,对着地上的鹰王一抱拳道:“虽然此次赢了老前辈,胜之不武,不过义之所在,得罪了!”

  摆足了姿态后,左冷禅并没有自己下杀手,这种事情不用他动手,自然有人会抢着做。

  比如看到左冷禅返回五岳剑派,第一个跳出来的正是崆峒派五老之一的唐文亮,也是适才高叫要砸了明教历代教主灵牌的人,只见他轻飘飘的落在殷天正面前,大喝道:“殷天正,受死吧!”

  此时的殷天正已经是没有力气动哪怕一个指头,唐文亮一拳捣下,直往头顶而去,显然是要将殷天正直接震碎天灵!

  就这时,凌空传来一声爆喝:“崆峒小人,接我一拳!”

  唐文亮只觉一股熟悉的感觉从背心传来,就像是往日同门切磋七伤拳时一样,但是此时这一拳气势太强,压力太大,大的让急忙撤拳回身,还来不及再次挥拳打出,便被一个火红色的拳头一拳砸在胸口,然后砰的一声,飞了出去!

  广场上其他人只看到一个影子突然出现,然后一拳打向他唐文亮,唐文亮便飞了出去!

  而那边崆峒派人几人赶忙上前扶起唐文亮,结果一叹鼻息,惊怒道:“你打死了他!”

  一拳打飞唐文亮,来人先是给力竭的鹰王输入一些内力,让他缓过来,然后起身几步来到六大势力面前,冷声道:“明教,帝凌天,谁来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