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教教主

第11章 各派下山

班淑娴被帝凌天一拳从半空轰下来,连退三步气息浮动,怒道“魔教贼子,偷袭算什么本事,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我们昆仑的两仪剑法”

    说着,班淑娴一剑攻出,旁边何太冲与他夫人自然是配合默契,也是跟着一剑刺出,这套两仪剑法的剑法招式都是从道家四象八卦中变化而出,有八八六十四般变化,却是非常厉害

    然而如此精深的剑法自然需要武者对道家的四象八卦等知识非常精熟,并且因为复杂多变,需要武者耐心精研,可惜班淑娴和何太冲都不是那种可以静心研武的人。

    所以,这套昆仑剑法在俩人使来虽然也算剑光烁烁,可是对于宴席过四象八卦的高手却是并不入眼

    而帝凌天作为阳顶天义子,在明教自然不缺各种理论书籍,四象八卦也有看过,更何况,对于这种敌人联手的围攻,帝凌天的乾坤大挪移却是更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此时帝凌天真气不足,无心多耗,便直接运起乾坤大挪移心法,依着八卦方位,将何太冲夫妻俩人的长剑互相牵引对敌,何太冲原本一剑刺向帝凌天下路,却被帝凌天一引一带,攻向了班淑娴的腰部。

    而班淑娴刺向帝凌天胸口的长剑却又在乾坤大挪移心法下划过帝凌天身体,刺向了何太冲的肩膀

    俩人对此显然意外不已,手中长剑收不回来,顿时噗噗俩剑,夫妻二人双双中剑,若不是帝凌天还站在那里,别人看到都以为是他们夫妇在自相残杀呢

    顷刻之间,昆仑掌门夫妇二人同时中剑受伤,旁观众人轰然大乱。昆仑派的人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你做什么”班淑娴怒斥何太冲。

    何太冲赶忙一指帝凌天道“都是这魔头使得的妖法”

    班淑娴自己长剑也被牵引,她自然也清楚原因,只是对丈夫趾高气昂惯了而已,她瞪了何太冲一眼,再次挥剑与何太冲一起攻向帝凌天

    只见帝凌天依旧是一拳拳打出,拳风斜引,激荡,以何太冲的剑去攻班淑娴左胁,以班淑娴之剑去削何太冲肩头。再斗数合,每一次都是何太冲夫妇双剑相交,彼此互斗,旁边的帝凌天既像是再给她们夫妻内斗在做裁判一般。

    到这时候人人都已看出,乃是帝凌天从中牵引,搅乱了俩人人兵刃的方向,至于他使的是甚么法子,却无一能解。只有杨逍曾学过一些乾坤大挪移的初步功夫,依稀瞧了些眉目出来,但也决计不信帝凌天如此年纪竟能学会了这门神功。

    但见场中夫妇相斗,杀得好看煞人。班淑娴不住呼叫,指挥何太冲与自己配合,可是乾坤大挪移功夫四面八方的笼罩住了,不论他们如何变换方位,奋力挣扎,刀剑使将出去,总是不由自主的招呼到自己人身上。

    何太冲忍不住叫道“夫人,你出手轻”班淑娴道“我是杀这小贼,又不是对你。”班淑娴叫道“师弟小心,我的剑不由我了”

    果然不出所料,话声未毕,她手上长剑竟然一拐的刺向了何太冲腰部。

    俩人都是先天中期的高手,以往凭着这套两仪剑法对上先天后期的高手那也是稳赢不输的,可是今天却像是遇到了鬼一般,手中剑都不由他们自己控制了

    帝凌天眼见俩人心慌不已,手忙脚乱,更是趁机连挥俩拳,击在俩人背心,砰砰俩声,将俩人打的飞出跌落,吐血而伤顿时失去了再战之力

    帝凌天站在原地,感受着体内只剩下不到两成的内力,一边急速运转九阳内功恢复,一边眼神挨个扫过六大势力,最后定在唯一一个没有跟他交过手的五岳剑派上,冷声道“下一个”

    看他那迫不及待的样子,似乎就等着五岳剑派的人出来一个让他击败或者击杀

    五岳剑派虽然对外称为一个势力,其实却是五派联合,彼此内部也是矛盾重重,此时左冷禅闭目不语,其他人实力更是最多都是先天中期,如何敢跟连败几位先天后期九重天的帝凌天交手

    等了片刻,五岳剑派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人应答。

    这时,那边恢复伤势的少林空智起身道“今日之事,少林已然尽力,想是魔教气数未尽,上天派下这个少年来。若再缠斗不休,名门正派和魔教又有甚么分别少林这便遵守承诺,即刻下山,回去闭门苦修。日后少林卷土重来,再与魔教一决胜负。”

    说完少林众人抬着战死同门的尸首便转身离开了,随后独孤阀,宇文阀,昆仑,崆峒接连下山,最后五岳剑派离开时,左冷禅还特意过来对帝凌天道“今日之事,左某身为正道一份子,不得不为,但是五岳与西域甚远,我们也没有生死大仇,若是日后有机会,左某愿扫榻以待,与少侠纵论古今英雄”

    帝凌天漠然的看了他一眼,不发一言,左冷禅也不恼怒,抱拳告辞后便带着人下山离开了在他看来,不论帝凌天之前在明教是何职位,今日之后,必定会是明教最重要的天才,将来也会是明教最强大的那个人

    一个十几岁的先天九重天高手,这就是一流门派的底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