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教教主

第16章 震动西域

 江湖上的事是没什么能瞒得住的,尤其是对于西域当地人来说,更是如此。

    刚开始还好,毕竟明教刚换教主,大规模地调动弟子也不算什么,可是不到三天,所有人都发觉不对劲了。

    明教的五行旗人马一路以烈火旗,洪水旗弟子直向昆仑派老巢而去,另一路则以锐金旗,厚土旗在昆仑派不少外围势力中包了一个圈,好像是要铲除昆仑派所有势力一网打尽一般。

    这一下,西域包括周边的所有江湖中人都知道要发生大事了,帝凌天刚刚登上教主之位,看来这是要拿昆仑派立威了。

    毕竟,之前六大势力围攻光明顶的事情也是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在猜测明教是否就要烟消云散,却不料,六大势力虎头蛇尾,狼狈下山,而明教却是重新选出了新教主,如今拿昆仑派立威,似乎也是预料中的事情!

    西域飞云城,悦来客栈里,人声鼎沸,而这里的客人现在基本都在讨论一件事。

    此时已经是五行旗下山后的第三天了。

    “哈,你们听说了没有,这明教凌天要向昆仑派开战了!”一个大汉有些激动地大叫道。

    “嗯、嗯,我也听说了,这次明教的动静可不小,听说现在还是只是清场行动,明教的高手要等昆仑派的人都集中在一起了才会出现,这是要彻底跟昆仑派决一胜负的迹象啊!”一人当下有些兴奋地接道。

    “对对对,我听说这次光是清场,剪出昆仑派外围势力,驱赶震慑不相干武林中人,便是派出了五行旗除了巨木旗的其他四旗,领头的都是正副掌旗使,以前明教五行旗几乎都是将先天后期的正副掌旗使分开行动。这次如此重视,双方看来是要不死不休了。”先前的那个大汉再次接过话来,有些得意地说道。

    “是啊,除了巨木旗据说在明教大兴土木走不开之外,五行旗几乎是倾巢而出了!这样的大阵仗,除了阳顶天时期,便再没有看到过了!”

    “是啊!是啊!明教有了新教主,再次成了一流门派的日子也不远了!”

    “对了,我听说这位新教主还将以往明教四大法王之一四衫龙王给除名了,而且通告武林,要是光明右使范瑶尽快回去拜见呢!真是霸气的很啊!”

    “是啊,我还听说,这位新教主以前就是上代阳教主的义子,如今年纪还不到十八岁呢———”

    “哇,这么年轻啊——”

    众人的起哄中,那大汉更加得意了,故意清了清嗓子,大声叫道:“这位前教主义子,不仅年纪轻轻,还是一位武学天才,更是练成了明教里历代教主才能修炼的绝世神功乾坤大挪移,然后在六大势力面前——”

    “帝凌天,哼,不过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而已,也不知道杨逍他们如何让一个孩子做了教主的位置,真是丢进了阳教主的脸!”墙角处,一张桌子上坐着一对婆孙一样俩个女人,年纪大看着五六十岁,不住地咳嗽着,样貌苍老,年纪小的却是十几岁模样,模样塌鼻歪嘴,更是丑陋,只是声音听着却是犹如一汪清泉,沁人心脾!

    “婆婆,明教有了教主,又打败了六大势力,现在光明顶肯定戒备森严,要不我们就不去了吧?”

    听了小女孩的话,婆婆柔和的目光看着她道:“我知道你不想去明教,也不想离开我,如今那个小子既然练过了乾坤大挪移,那我们便不必上光明顶去了,等他下来,我倒要看看他凭什么让杨逍他们拜为新教主!到时候抢了乾坤大挪移神功,我们便离开中土,返回波斯,反正我这个龙王也已经被除名了!”

    小女孩听自己不用离开婆婆立即开心的点头道:“我听婆婆的!”

    ——

    与此同时,西域另一大门派天下会的练功场上,上万人呼和着练着功夫,随着天下会吞并血刀门和金刚门,门下的弟子越来越多,虽然秘籍和灵药也相继增多,但是大头都被高手拿去了,他们这些低级弟子想要获得看重,就要努力的修炼,以期博得各位堂主的看重!

    在练功场的正面的一阶石台上,几位堂主都在站在那里一边观察自己麾下的弟子进度,一边说着话。

    “听说明教打败了六大势力的围攻,如今又要进攻昆仑了?”出自金刚门的阿二淡淡的说道。

    “我也听说了,据说那个新教主是个练武天才,小小年纪已经练成了明教镇教神功乾坤大挪移!”一样出自金刚门的阿三一脸不信的表情道。

    同出自金刚门的刚相突然对一边一个带着半面甲的头陀道:“苦大师,你的学识比我们渊博,你说那个明教新教主可能练成乾坤大挪移?”听到刚相如此问,不仅阿二,阿三,连旁边的秦霜,步惊云,聂风都看了过来,他们都是年青一代的高手,对于这位传说比他们还年轻,还天才的人物,他们自然也是很好奇的。

    被称作苦大师的苦头陀一向在他们中以见多识广,学识渊博著称,连帮主雄霸都是经常请教,这会大家自然是想听听他怎么说。

    而苦大师看着大家却是打了一阵手语,让大家都给那无趣,原来苦头陀的意思是:“我们都没有见过那人,如何知道真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日后见到了自然便知道了!”

    这一点大家岂能不知道,只是无聊之下,想听听他的意见,打发时间罢了!却不想今日的苦大师有些无趣啊!

    而苦大师看大家不再关注他,这才在心里默默叹口气,同时也忍不住暗自纳闷:“杨逍他们应该不会胡乱拜教主,即使那人是杨教主义子,如此想的话,新教主果然是天纵之才啊,看来我却是需要找机会出去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