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教教主

第19章 一对四

明教这边几乎所有人都是豪气冲天,士气大振,看看昆仑派惊慌不已的弟子们,再看看帝凌天在阳光下盎然而立,全身都泛着金光的身影,一股自豪感、对明教的归属感、对帝凌天的崇拜感一起涌来!

    就是欺负你昆仑派,你能如何?

    这种感觉真是好爽!要是以后面对天下所有人都能这么说,那简直就是不枉在人世间走了这一遭!

    昆仑派众人看着那边立在马车上的身影,心里又是羞怒,又是气愤,却是没有几个人敢对那道身影说什么,似乎只要他们一开口,下一刻天都会塌了一样!

    而这边帝凌天看着沉默的昆仑派,皱眉,有些不耐烦的道:“既然你们不珍惜那一刻钟,那就不要好了,传令,五行旗准备进攻,昆仑派内敢持剑而立者,杀无赦!”

    听了帝凌天的命令,五行旗众弟子轰然应诺,眼看大战一触即发,昆仑派的几位高手终于做了最后的决定!

    当你面对一个强大到无法反抗的敌人时,你能做的便是想办法,尽量从他最弱的地方,来寻找最后的生机!

    “住手!帝凌天,既然大战难免,为了避免地低级弟子无谓的牺牲,那我们俩派便以高手对决来一决胜负,如何?”昆仑派长老青灵子急声喊道。似乎生怕慢了,明教就要攻上了来了!

    帝凌天本来下山就是为了与人动手,以此来加速自己体内功法的融合,以及晋级宗师的时间,所以自然是没有拒绝的道理。

    于是看着昆仑派众人道:“好!那你们谁来与本座交手?”

    青灵子顿了顿,似乎有些犹豫,然后终于还是性命比面子重要,他开口道:“你乃是明教一教之主,我们掌门和掌门夫人都不在,没有对应的身份和高手与你交手,你看这样可好?我们派出四位先天七八重的人与你交手,一旦你赢了,我们便举派加入明教,你看如何?”

    帝凌天还没说话,明教其他人已经破口大骂了,周颠第一个骂道:“你昆仑还要点脸吗?四个打一个?你当我们明教死的没人了吗?”

    布袋和尚说不得也是道:“教主愿意亲自与你们交手,已是你们天大的福分,如今竟然还得寸近尺,真是不知好歹,我看还费什么话,让五行旗进攻就是了!”

    不仅明教之人,就是附近的看热闹的江湖众人也是纷纷目瞪口呆之后,对昆仑派这个提议也是很无语,这样过分的要求,谁能答应啊,就算那帝临天是先天九重,可是只要没有晋级宗师,那四个先天七八重的围攻,一般人都受不住啊!

    然而,帝凌天却是突然道:“好,本座接下了!”

    顿时,所有人都惊住了,明教众人也是不解的道:“教主———”

    帝凌天一摆手道:“不必多言,本座自由分寸!”

    而杨逍等人眼见帝凌天如此说,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其实他们并没有担心自家教主会输,毕竟他们可是在光明顶亲眼看着自家教主是如何击毙击伤众多高手的,至于四人联手,呵呵,乾坤大挪移可真就怕你人不都够多呢!

    眼见帝凌天竟然答应了,昆仑派众人顿时齐齐一喜,然后这时也顾不得其他人鄙视的目光,被选出与帝凌天动手的四人一起下了山腰站定,等着帝凌天过来!

    不远处的小丑女拉着婆婆的手道:“婆婆,昆仑派四个打一个,帝临天教主为何要答应呢?直接让五行旗进攻不就行了吗?何必冒险呢?”

    婆婆看着飞身落在昆仑派四人面前的帝凌天道:“或许是年轻人的傲气吧,小小年纪便当了教主,便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哼,就算他练了乾坤大挪移,以他的年纪也绝对超不多俩层,面对四个配合默契额的昆仑高手,谁胜,谁负,还真的不定呢!”

    小丑女闻言有些担心在心里祈祷道:“老天保佑帝教主打败昆仑四个坏人!”在她的心里,凡是自己不喜欢的都是坏人!

    那边帝凌天看着四人,那四人刚要自我介绍,帝临天一摆手道:“本座时间珍贵,废话不需多说,进招吧!”

    四人眼见帝临天如此年轻,比他们四人年纪最小的都小了二十多岁,却如此傲气霸道,自然也是心头有气,而且此战关乎昆仑生死,四人也顾不得面子什么的了,于是对视一眼,一人轻喝一声道:“既如此,看招吧!”其他三人立即随声而动,四把长剑几乎同时刺向帝临天四个方位,似乎要将他刺死在原地一般!

    而帝临天却是脸色不变,双手猛地运起真气,瞬间连出四拳,轰轰轰轰,四拳七伤拳几乎同时飞出,将四把长剑撞开,四人联手的阵势瞬间便乱了!

    然后帝凌天一声冷哼,九阳神功运起,身如闪电,火红色的拳头再次带着呼啸的音爆声砸下,轰隆隆的声响炸响在昆仑山下,震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看着场中昆仑派的四大高手竟然被帝临天一双拳头硬是一拳拳的打的抬不起头来,不仅是昆仑派的人看的犹如心坠冰窖,就是其他江湖武者也是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这是真的吗?我眼花了吧?”

    “我肯定是做梦,昆仑双剑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竟然四人联手都不是一个十几岁年轻人的对手?”

    “【一剑无血】冯锡范,【乾坤一剑】震山子,这都是先天八重天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啊,现在联手都被人打成这个狗样子?这么可能?”

    “老夫去年才败在冯锡范手上,他的迅雷剑法据说是自昆仑祖师何足道之后,昆仑派所学最强之人,平常人与他对敌,根本看不清他的剑招,可是今日却被魔教教主一拳便打偏了长剑,莫非魔教这位教主眼力过人?”

    “那震山子的无声无色剑招本是杀敌的可怕剑招,他曾经凭此杀过几位先天九重的高手,可惜今日天气太好,若是天黑了,或许会比现在强上许多吧!”

    “这魔教教主看着年轻,不想武功竟然这般好,只是你们可看出他使得到底是什么拳法?怎么有这么大的威力?”

    “看着跟崆峒派的七伤拳有些像,可是威力天差地远啊,崆峒派的七伤拳要是有这威力,崆峒派早就是一流门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