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那些事儿

第6部:日落西山 第十七章 殉道(2)

  可这件事实在太过复杂,许显纯没招,魏公公不管(或是管不了),他们商量的时候也没叫我去,实在是不敢乱猜。

  无论事实真相如何,反正顾大章是出来了。在经历几十天痛苦的折磨后,他终于走出了地狱。

  按说到了刑部,就是顾大人的天下了,可实情并非如此。

  因为刑部尚书李养正也投了阉党,部长大人尚且如此,顾大人就没辙了。

  天启五年(1625)九月十二日,刑部会审。

  李养正果然不负其阉党之名,一上来就喝斥顾大章,让他老实交代。更为搞笑的是,他手里拿的罪状,就是许显纯交给他的,一字都没改,底下的顾大章都能背出来,李尚书读错了,顾大人时不时还提他两句。

  审讯的过程也很简单,李尚书要顾大章承认,顾大章不承认,并说出了不承认的理由:

  “我不能代死去的人,承受你们的诬陷。”

  李尚书沉默了,他知道这位曾经的下属是冤枉的,但他依然做出了判决:

  杨涟、左光斗、顾大章等六人,因收受贿赂,结交疆臣,处以斩刑。

  这是一份相当无聊的判决,因为判决书里的六个人,有五个已经挂了,实际上是把顾大章先生拉出来单练,先在诏狱里一顿猛打,打完再到刑部,说明打你的合法理由。

  形势急转直下,燕大侠也慌了手脚,一天夜里,他找到顾大章,告诉他情况不妙。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顾大章并不惊慌,恰恰相反,他用平静的口吻,向燕大侠揭示了一个秘密——出狱的秘密。

  第二天,在刑部大堂上,顾大章公开了这个秘密。

  顾大章招供了,他供述的内容,包括如下几点,杨涟的死因,左光斗的死因,许显纯的刑罚操作方法,绝笔,无人性的折磨,无耻的谋杀。

  刑部知道了,朝廷知道了,全天下人都知道了。

  魏忠贤不明白,许显纯不明白,甚至燕大侠也不明白,顾大章之所以忍辱负重,活到今天,不是心存侥幸,不是投机取巧。

  他早就想死了,和其他五位舍生取义的同志一起,光荣地死去,但他不能死。

  当杨涟把绝笔交给他的那一刻,他的生命就不再属于他自己,他知道自己有义务活下去,有义务把这里发生的一切,把邪恶的丑陋,正义的光辉,告诉世上所有的人。

  所以他隐忍、等待,直至出狱,不为偷生,只为永存。

  正如那天夜里,他对燕大侠所说的话:

  “我要把凶手的姓名传播于天下(播之天下),等到来日世道清明,他们一个都跑不掉(断无遗种)!”

  “吾目暝矣。”

  这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他做到了,是以今日之我们,可得知当年之一切。

  一天之后,他用残废的手(三个指头已被打掉)写下了自己的遗书,并于当晚自缢而死。

  杨涟,当日你交付于我之重任,我已完成。

  “吾目暝矣。”

  至此,杨涟、左光斗、魏大中、袁化中、周朝瑞、顾大章六人全部遇害,史称“六君子之狱”。

  就算是最恶俗的电视剧,演到这里,坏人也该休息了。

  但魏忠贤实在是个超一流的反派,他还列出了另一张杀人名单。

  在这份名单上,有七个人的名字,分别是高攀龙、李应升、黄遵素、周宗建,缪昌期、周起元、周顺昌。

  这七位仁兄地位说高不高,就是平时骂魏公公时狠了点,但魏公公一口咬死,要把他们组团送到阎王那里去。

  六君子都搞定了,搞个七君子不成问题。

  春风得意、无往不胜的魏公公认为,他已经天下无敌了,可以把事情做绝做尽。

  魏忠贤错了。

  在一部相当胡扯的香港电影中,某大师曾反复说过句不太胡扯的话:凡事太尽,缘分必定早尽。

  刚开始的时候,事情是很顺利的,东林党的人势力没有,气节还是有的,不走也不逃,坐在家里等人来抓,李应升、周宗建,缪昌期、周起元等四人相继被捕,上路的时候还特高兴。

  因为在他们看来,坚持信念,被魏忠贤抓走,是光辉的荣誉。

  高攀龙更厉害,抓他的东厂特务还没来,他就上路了——自尽。

  在被捕前的那个夜晚,他整理衣冠,向北叩首,然后投水自杀。

  死前留有遗书一封,有言如下:可死,不可辱。

  在这七个人中,高攀龙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李应升、周宗建、黄尊素都是御史,缪昌期是翰林院谕德,周起元是应天巡抚,说起来,不太起眼的,就数周顺昌了。

  这位周先生曾吏部员外郎,论资历、权势,都是小字辈,但事态变化,正是由他而起。

  周顺昌,字景文,万历四十一年进士,嫉恶如仇。

  说起周兄,还有个哭笑不得的故事,当初他在外地当官,有一次人家请他看戏,开始挺高兴,结果看到一半,突然怒发冲冠,众目睽睽之下跳上舞台,抓住演员一顿暴打,打完就走。

  这位演员之所以被打,只是因为那天,他演的是秦桧。

  听说当年演白毛女的时候,通常是演着演着,下面突来一枪,把黄世仁同志干掉,看来是有历史传统的。

  连几百年前的秦桧都不放过,现成的魏忠贤当然没问题。

  其实最初名单上只有六个人,压根就没有周顺昌,他之所以成为候补,是因为当初魏大中过境时,他把魏先生请到家里,好吃好喝,还结了亲家,东厂特务想赶他走,结果他说:

  “你不知道世上有不怕死的人吗?!回去告诉魏忠贤,我叫周顺昌,只管找我!”

  后来东厂抓周起元的时候,他又站出来大骂魏忠贤,于是魏公公不高兴了,就派人去抓他。

  周顺昌是南直隶吴县人,也就是今天的江苏苏州,周顺昌为人清廉,家里很穷,还很讲义气,经常给人帮忙,在当地名声很好。

  东厂特务估计不太了解这个情况,又觉得苏州人文绉绉的,好欺负,所以一到地方就搞潜规则,要周顺昌家给钱,还公开扬言,如果不给,就在半道把周顺昌给黑了。

  可惜周顺昌是真没钱,他本人也看得开,同样扬言:一文钱不给,能咋样?

  但是人民群众不干了,他们开始凑钱,有些贫困家庭把衣服都当了,只求东厂高抬贵手。

  这次带队抓人的东厂特务,名叫文之炳,可谓是王八蛋中的王八蛋,得寸进尺,竟然加价,要了还要。

  这就过于扯淡了,但为了周顺昌的安全,大家忍了。

  第二天,为抗议逮捕周顺昌,苏州举行罢市活动。

  要换个明白人,看到这个苗头,就该跑路,可这帮特务实在太过嚣张(或是太傻),一点不消停,还招摇过市欺负老百姓,为不连累周顺昌,大家又忍了。

  一天后,苏州市民涌上街头,为周顺昌送行,整整十几万人,差点把县衙挤垮,巡抚毛一鹭吓得不行,表示有话好好说。有人随即劝他,众怒难犯,不要抓周顺昌,上奏疏说句公道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