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那些事儿

第3部:妖孽宫廷 第二十章 新的开始(2)

  对于这位李贽先生,如果你没有听说过,那是不奇怪的,毕竟他不是娱乐圈的人,曝光率确实不高,但他在中国思想哲学史上的名声实在是大得吓人,这位仁兄还是一位传奇人物,关于他的事情后面还要讲,这里就不多说了。

  而另一个人更为特别,此人不是泰州学派的嫡传弟子,只能算个插班生,但如果没有这个人,明代的历史将会改写。

  这个影响了历史的人的名字,叫做徐阶。

  这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也是后面的主角人选,目前暂时留任候补休息。

  【光芒】

  王守仁是一个伟大的人。

  他不嫌弃弟子,不挑剔门人,无论贫富贵贱,他都一视同仁,将自己几十年之所学倾囊传授,他虚心解答疑问,时刻检讨着自己的不足,没有门户之见,也不搞学术纷争。

  据我所知,能够这样做的,似乎只有两千年前的那位仁兄——孔子。

  他四处讲学,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和学识征服了无数的人,心学的风潮逐渐兴起,但他的这一举动也惹来了麻烦。

  官方权威的程朱理学家们终于无法容忍了,在他们看来,王守仁的“异端邪说”就如同洪水猛兽,会荡涤一切规范与秩序,他们纷纷发起了攻击。

  写文章的写文章,写奏折的写奏折(很多人都是官),更绝的是,当时的中央科举考试的主考官,竟然把影射攻击王守仁的话,当作考题拿来考试,真可谓空前绝后,举世奇观。

  漫天风雨,骂声不绝,总之一句话,欲除之而后快。

  对于这一“盛况”,他的门人都十分气愤,但王守仁却只笑着说了一句话:

  “四方英杰,各有异同,议论纷纷,多言何益?”

  这不仅仅是一句回答,也是王守仁一生的注解。

  他的这种态度打动了更多的人,因为所有的人都已看到,在狂潮之中,王守仁依然屹立在那里,泰然自若。

  心如止水者,虽繁华纷扰之世间红尘,已然空无一物。

  是的,前进的潮流是无法阻挡的,正如同王守仁的光芒,纵然历经千年,饱经风雨,却终将光耀于天下万物之间。

  嘉靖六年(1527)五月,天泉桥。

  王守仁站在桥上,看着站在他眼前的钱德洪与王畿。

  这两个人是他的嫡传弟子,也是他的心学传人。他之所以此时召集他们前来,是因为最后的时刻就要到了。

  不久之前,朝廷接到急报,两广地区发生了少数民族叛乱,十分棘手,两广总督姚镆急得跳脚,却又束手无策,万般无奈之下,皇帝想到了王守仁。

  于是王守仁先生又一次接到了救火队员的工作,他被委任为左都御史,前往平叛。

  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很差了,经过长期征战和常年奔波,他再也经不起折腾了。而且此时他已然成为了知名的哲学家,有很高的学术声望,完全可以拒绝这个差事。

  可是如果他拒绝,他就不是王守仁了,他的这一生就是为国为民活着的。王哲学家决定再次拿起武器,深入两广的深山老林去爬山沟。

  但在此之前,他还有几句必须要说的话。

  钱德洪和王畿肃穆地看着老师,他们在等待着。

  王守仁打破了沉默:

  “我即将赴任,但此去必定再无返乡之日,此刻即是永别之时,望你们用心于学,今后我不能再教你们了。”

  钱德洪和王畿当即泪流满面,马上跪倒在地,连声说道:

  “老师哪里话!老师哪里话!”

  王守仁却笑着摇摇头:

  “生死之事,上天自有定数,我已五十有六,人生已然如此,别无牵挂,只是有一件事情还要交代。”

  钱德洪和王畿停止了悲泣,抬起了头。

  “我死之后,心学必定大盛,我之平生所学,已经全部教给了你们,但心学之精髓,你们却尚未领悟,我有四句话要传给你们,毕生所学,皆在于此,你们要用心领会,将之发扬光大,普济世人。”

  天地竟是如此之宁静,大风拂过了空旷的天泉桥,在四周传来的阵阵风声中,王守仁高声吟道: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

  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钱德洪与王畿一言不发,摒气凝神,记下了这四句话。

  此即为所谓心学四决,流传千古,至今不衰。

  吟罢,王守仁仰首向天,大笑之间飘然离去:

  “天地虽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虽凡夫俗子,皆可为圣贤!”

  嚎哭而来,欢笑而去,人生本当如此。

  这就是中国哲学史上著名的天泉论道,王守仁将他毕生的坎坷与智慧传授给了后人,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但是王守仁先生还不能光荣退休,因为他还要去山区剿匪。

  王先生虽说是哲学家,但某些方面却很像湘西的土匪,放下枪就是良民,拿起枪就是悍匪,一旦兵权在手,大军待发,他就如同凶神恶煞附身,开始整顿所有部队,严格操练。

  这其实并不矛盾,因为王守仁很清楚,对于叛乱者,讲解哲学是没有用的,只有开展武装斗争,枪杆子才是硬道理。

  这就是智慧,这就是知行合一的真意。

  不过估计王守仁先生也没想到,他的到来对这场叛乱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起码他肯定不知道自己的名声到底有多大。

  在听到王守仁前来征讨的消息后,领导叛乱的两个首领当即达成了共识——投降。

  王先生实在是名声在外,他的光辉业迹、犯事前科早就街知巷闻,连深山老林里的少数民族也是闻名已久,叛乱者也就是想混口饭吃,犯不着和王先生作对,所以他们毫不迟疑地决定接受朝廷招安。

  但这二位首领倒还有个担心,由于王先生之前的名声不好(喜欢耍诈),他们两个怕就算投了降,到时候王先生阴他们一下,翻脸不认人怎么办?

  但事到如今,投降生死未卜,不投降就必死无疑,还是投降吧。

  其实王守仁先生还是守信用的,只有对不讲信义,玩弄阴谋的人,他才会痛下杀手,见到这二位首领后,他下令拖出去打了顿板子(教训一下),就履行了诺言。

  就这样,朝廷折腾了几年毫无办法的两广之乱,王守仁先生老将出马,立马就解决了。

  这件事情给他赢得了更多的荣誉,朝廷上下一片赞扬之声,但这最后的辉煌也燃尽了王守仁的生命之火,他即将走向生命的尽头。

  嘉靖七年(1528)十月,他的肺病发作,在生命垂危之际,他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回家,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可是他的病情实在太重了,要等到上级审批,估计坟头上都长草了,王守仁当机立断,带着几个随从踏上了回乡之路。

  但他终究没有能够回去。